当前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增强源动力 构筑新高地 引领新常态——我国基础研究现状与2020展望

    日期 2015-01-27   来源:   作者:  【 】   【打印】   【关闭

    第2期
    (总468期)

      本文提要: 2015年,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将步入新的征途,全面落实改革任务、明确工作机制、细化战略举措、统筹谋划未来发展至为关键。我国基础研究目前正处于量的扩张到质的提升的重要跃升期,到2020年将循序实现与主要创新型国家总量并行、贡献并行以至源头并行的三个并行总体目标。科学基金在新常态下将全面筹划基础研究发展,推动我国源头创新能力全面提升,为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增加新动力、新动能,构筑科学繁荣的新高地。

      当前,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正在形成历史性交汇。全球科技竞争日趋激烈,基础研究已成为主要创新型国家投资未来、蓄积长远发展源动力、引领新经济、打造核心竞争力的基本着力点。2015年,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将步入新的征途,全面落实改革任务、明确工作机制、细化战略举措、统筹谋划未来发展至为关键。我们要深刻认识当前形势,着眼我国新常态发展对基础研究提出的更高要求,统筹谋划基础研究全面发展,为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增强新动力、新动能,构筑科学繁荣的新高地,让中华民族不再遥望世界文明的潮头,而是更加充满自信和力量、果敢迈近世界科学舞台的中心。

      一、我国基础研究发展正处于量的积累到质的提高的重要跃升期

      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我国基础研究的整体水平、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总体上进入从量的扩张到质的提升的重要跃升期。主要表现在:

      基础研究投入持续增长,环境条件不断优化。2006年我国基础研究投入155.76亿元,2013年达到555亿元,年均增长约20%。我国包括基础研究在内的研发投入的快速增长,推动全球研发格局形成了美、欧、亚“三足鼎立”之势。包括研究经费、法规制度、科研基础设施等在内的各方面环境条件不断改善,为基础研究提供了有力支撑。

      科技论文总量世界第二,质量稳步提高。我国科技论文总量2006年以来一直居于世界第2位,2014年发表SCI论文23.64万篇,其中标注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论文占60.27%。10年来总被引次数逐年递增,2004年至2014年9月论文共被引1037.01万次,居世界第4位(居美英德之后)。从质量看,2004年至2014年,我国高被引论文(引用次数居世界前1%)数为12279篇,占全球10.4%,居第4位(居美英德之后)。

      人才队伍壮大,合理创新梯队日渐形成。从事基础研究的人员总量逐年增加、结构不断优化,凝聚了一大批基础研究的中坚力量,造就了若干优势团队和一批高水平人才。我国从事基础研究队伍体量已具备科技大国的规模。全球高被引论文作者榜单中,2001年中国大陆作者仅为7人次,占比不及0.1%,而2014年达到128人次(共114人,其中110人曾获得科学基金资助),占比提升到3.98%。

      学科稳定发展,逐步从“仰视”向“平视”演进。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稳步发展,信息、空间等综合学科,以及认知科学、纳米科学等新兴交叉学科受到高度重视,基础医学、农学、工程科学等应用基础学科得到大力支持,部分学科整体进入国际先进行列,学科交叉融合发展取得重要进展。据统计,2014年我国有16个学科论文被引用次数进入世界前10位,比上一年增加1个,其中化学、计算机科学、工程技术、材料科学、数学等5个领域论文被引用数排名世界第2,农业科学和物理学排名世界第3。

      重大成果呈“星星之火”,蓄积加速燎原之势。我国基础研究近年来取得了一批诸如倒向随机微分方程、量子通信、铁基超导、中微子振荡、拓扑绝缘体与量子反常霍尔效应、透明计算等在世界上具有重大影响的研究成果,在量子调控、纳米、全球变化等研究领域取得系列重要进展,总体上看,基础研究重大成果有加速产出的趋势。

      虽然我国基础研究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整体实力与主要发达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主要表现在,重大原创少,缺乏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原创成果;科学大师少,引领科学潮流的大师级人物和世界级科学家匮乏;支撑发展不足,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不畅,产业发展普遍面临基础瓶颈和源头制约。

      面对挑战,发展和繁荣我国基础研究任务光荣而艰巨。虽然我国基础研究已经进入从量变到质变的重要跃升期,但我们也清醒认识到,从量变到质变的变化并不是必然的,催化和促进质变尚需付出超常努力。跟跑、并跑、领跑是我国科技发展总的特征和渐进路线,但在个别点上从领跑优势退到并跑而后跟跑的情形时有发生。当前,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条件和可能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理由抱有坚定的创新自信实现弯道超车、跨越发展。但历史和现实也反复昭示我们,抢抓科技革命的战略机遇,避免重蹈错失科技革命历史机遇的覆辙,必须从创新源头、创新能力建设入手,高度重视对基础研究的前瞻和系统性部署。

      二、循序实现三个并行发展目标,构筑世界科学新高地

      到2020年,我国基础研究初步实现与主要创新型国家三个并行的总体目标:一是总量并行,即在投入、产出总体量与美国等科技先进国家相当;二是贡献并行,即在众多主流科学演进路径中有中国科学家的里程碑式的贡献;三是源头并行,即中国对科学发展有开拓性重大原创贡献,有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撑的重大源头创新工作。

      总量并行:一是经费投入上,基础研究经费占R&D投入比例达到10%;国际合作交流经费达到与合作对象大范围等同体量。二是论文总量上,与美国差距进一步缩小。三是论文影响力,论文总被引用数全球第二;有1-3个领域达到第一;前1%高被引论文作者占全球10%(现在约4%);篇均被引数接近世界均值(现在约7.57,世界平均11.05)。

      贡献并行:一是热点研究方面,每年涌现10项左右里程碑式的学科前沿工作;热点论文排名第二;主导5%以上的学科前沿热点形成。二是学科发展方面,在全球学科地貌图上形成若干“隆起”区域。三是人才团队方面,拥有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领军人才,学科全球前50位科学家占比进入前四;每个学科涌现1个有重要影响的前沿团队;更多科学家进入世界主要学术组织的核心领导层。

      源头并行:一是原创成果方面,面向世界科学前沿每年涌现3-5项具有原创意义的重大成果。二是创新基地方面,形成一批具有学科高地性质的研究中心。三是贯通成果方面,面向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产出一批从原创到应用、支撑创新驱动发展的贯通性重大成果。

      结合现状,从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发展速度和趋势看,三个并行是积叠渐进、有可能实现的阶段性战略目标。经过循序渐进、稳定发展,到2020年初步实现三个并行,将标志着中国基础研究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型发展与整体水平的全面跃升。

      三、统筹支持基础研究,增强创新驱动发展的源动力

      当前,我们面临“六期叠加”的复杂形势,即:全球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交汇期、中国经济和产业提质增效升级的全面转型期、国家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战略突围期、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关键攻坚期、科技体制和创新体系的深度调整期、基础研究量变到质变的重要跃升期。

      长期以来,科学基金工作受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在全面推进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方案中,科学基金被列为国家科技计划体系“五大板块”之首,党和政府对依靠科学基金培育源头创新能力、发挥基础研究引领新常态的战略引擎作用寄予厚望。面向未来,科学基金有责任全面筹划基础研究发展,推动我国源头创新能力全面提升,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

      一是把握战略定位,增强责任担当。在新的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体系中,科学基金承担着支持基础研究和前沿探索、培养人才和团队、推动学科交叉的重要职责,对培育源头创新能力至关重要。必须深刻认识我国整体创新能力不强的根源在原创能力不足这一现实“短板”,准确把握工作定位,不断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更加重视支持原创研究和创新人才培养,担当起统筹国家基础研究、全面培育源头创新能力的历史责任。

      二是着眼创新全局,强化战略管理。科学基金工作要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特别要聚焦前沿、筹划前沿、布局前沿、引领前沿,统筹支持基础研究,要坚持科学自身演进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双擎驱动”。在广泛蓄积创新之“源”的同时,积极引导源之“流向”与“流径”,主动加强与国家其他科技计划的衔接与协调,协同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

      三是改革体制机制,营造创新环境。按照中央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完善学科培育机制,加强分类指导和差异化管理,促进学科均衡发展和交叉融合;完善人才培养机制,遵循规律,因材制宜,构建全谱段支持人才成长的机制和评价体系,加大力度培养新一代学术领军人才;完善原始创新成果培育机制,对具有创新突破苗头的项目实施高强度持续支持;完善协同创新机制,加强联合资助,构建产学研战略联盟,吸引多元投入;完善经费监督机制,加强绩效管理。

      四是深化专业管理,提升资助效能。加强专业化管理,在保证评审公平公正的同时,进一步加强治理能力发展和治理体系建设,在新型科技计划体系中发挥示范作用。完善同行评审机制,试点并逐步推广评审专家智能辅助指派系统,探索建立同行评议质量信息监测与反馈机制,强化信誉管理,建设具有高度公信力的制度平台。改革完善项目管理机制,强化稳定支持与成果绩效导向相结合的过程管理。秉承真心依靠、密切联系、热情服务科学家的理念,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卓越科学资助机构,管好用好科学基金,提高资金效益。

      五是坚定创新自信,塑造科学文化。坚持原创价值导向,引导科学家坚定自信、不畏风险,攻坚克难、开展卓尔不群的研究,探索科学无尽的前沿。繁荣基础研究创新文化,包容多元、宽容失败、鼓励“敢为天下先”,让科学家感受到科研环境宽松、原创氛围浓、自由探索空间大、体制机制束缚少。加强科技伦理和学术道德建设,倡导敬畏学术规范、奉科学道德为至宝的理念,树立明德楷模,引导负责任和诚信的科研行为。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文保网安备110108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