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要闻 >> 基金要闻

 

    “杰青”给了我探索的勇气——访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总工程师邓小刚

    日期 2004-08-0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志伟  【 】   【打印】   【关闭

      在四川绵阳的大山里,我见到了个子不高、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镜的邓小刚。   这是一位在计算流体力学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青年学者。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一个新的微可压缩模型,为准确高效地数值模拟各类型飞行器的低马赫数流动、水下流动及复杂流场奠定了基础;在国内率先将NND计算格式推广到了原始变量、守恒变量和特征变量三种形式,为飞行器的天地往返数值仿真计算提供了新的依据;在国际上率先开展了高阶精度非线性紧致格式的研究,成功地构造了高阶精度非线性紧致格式,使我国这一领域的研究继续走在国际先列……   “对科研工作者来说,有机会进行一些有很大风险的、探索性极强的项目的研究实在太重要了。”回顾自己走过的路,邓小刚深有感触。   科学本身的规律告诉我们,科学探索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在这一领域,一些具有原始性创新思想的探索往往伴随着很大的风险。这风险,意味着科学家很长时间的辛勤劳动有可能付诸东流,意味着一个单位的巨额投资有可能血本无归。邓小刚告诉记者,“因此,在我们这个以航空航天具体型号任务为主的研究中心,从事一些大风险、高难度的基础理论研究,科研人员面临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给了我探索高风险项目的勇气。”邓小刚介绍了NND格式的研究背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启动后,让飞船安全返回着陆场成为大家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而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通过试验计算出返回舱在返回大气层时气动力/气动热等相关数据。对此,上世纪80年代,国际上的科研人员就开始采用NND计算格式,但这种格式从提出到90年代初,仍采用通量作为变量,限制了应用范围,无法满足现代高技术的发展,而且计算过程复杂,不适应时代的需要。   “在这一基础理论研究中,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大大减轻了我的后顾之忧,使我们能够摆脱高风险的压力而把精力完全集中到科研攻关上来。”邓小刚告诉记者:“在导师张涵信院士提出构造NND格式的基础上,我们通过深入研究,将格式推广到了原始变量、守恒变量和特征变量三种形式。试验表明,特征变量形式更适合于高超声速计算,它为飞行器的天地往返数值仿真计算提供了新的工具”。   新的NND格式在后来的试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功地数值模拟了各种飞行器,并在高超声速流动中将遇到的6种复杂情况进行了计算。后来,试验人员利用不同变量形式的NND计算格式,解决了飞船返回舱等一系列飞行器在各种复杂情况下飞行的技术参数,并因此而荣获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对我的科研工作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也给了我很多启示。”邓小刚认为,国家杰出科学青年基金除了在经费上的支持外,它的相对宽松的管理体制,更有利于科研工作者沿着自己看准的方向,自由地探索前行。作为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技术方面的负责人,邓小刚告诉记者:“我们正考虑借鉴杰青基金的管理、评价体系,出台相关规定,最大程度地调动中心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更好地为航空航天科研工作服务”。